bokesuke

【黑苏】祝您心明眼亮03

黍离:

(1)


(2)


剧版黑苏竟上来就这么甜,苏万的箭头简直太粗长了吧我喜!


吴邪和胖子从杭州过来了,进门就把两个一红一绿奇丑无比的登山包扔到地上,气势汹汹地招呼黑瞎子出来。


“瞎子,带着你的宝贝徒弟回老家躲两天。”


苏万戴着墨镜叼个包子出来,“宝贝徒弟在,师父去遛鸟了,你有事吗二师兄?”


吴邪推推胖子,叫你呢二师兄,胖子说你放屁,我可没给瞎子当过便宜徒弟。


苏万看了看地上俩包,露出有难言之隐的神情,胖子一把拉过他说没事这些装备是我们吴老板免费提供的,不用你师父给钱。苏万摇了摇头,钱倒不是什么问题,可这也太丑了吧。胖子怒道这不是年中促销打折吗,你这个被资本主义腐朽的孩子怎么不理解你师哥养家糊口难。苏万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咬了一口酸菜猪肉馅的包子说,我又不缺钱。


胖子痛心疾首,行行行我最穷你师父第二。


苏万吃完了三个包子一杯豆浆,还给胖子和吴邪磨了两杯,黑眼镜才拎个鸟笼子优哉游哉地回来,胖子迎上来掀他鸟笼子外面的那层布,“你怎么还真养上鸟了,我以为你溜的是下面那只鸟。”


黑瞎子很风骚的抖了抖胯,“下面那只还用溜吗?”


他抖的时候笼子里的小鸟明显不太舒服,扑闪扑闪的拍打翅膀发出唧唧咕咕的声音,胖子听着像人动静,蹲下来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这小鸟在叫“吴老板!吴老板!”胖子觉得它怪可爱的,隔着笼子逗它,教它说“吴老板傻逼”。苏万捂住耳朵抗议,“诶你不可以这样子讲,小孩子不可以听脏话的。”


吴邪喝掉最后一口豆浆,跟黑瞎子开口道,“师父,借你四合院用一用。”


“师父都叫上了准没好事,怎么不找花儿爷借新月饭店。”


“他还敢去新月饭店?他欠新月饭店好几个亿,人家不割了他的肾卖给汪家就是给九门面子。”胖子耍赖,“你借不借,不借我就绑架苏万了。”


苏万惊了,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他跳起来要跑,被吴邪按了回去。“别走啊师弟,我们叙叙旧。”


苏万一矮身从吴邪手底下窜了出去,转身就奔到院子里往树上爬,爬到上面还冲着胖子挑衅,“你上来啊!”胖子很少跟小孩打交道,他愤怒地喊回去,“你下来啊!”黑眼镜看他俩玩得挺开心就跟得得瑟瑟地跟吴邪炫耀,“怎么样啊大徒弟,天伦之乐羡慕不羡慕。”吴邪摇摇头,不了不了羡慕不来,不过师弟身手不错,捡来的和亲生的就是不一样。


他看了一会儿胖子和苏万,还有桌子上那只正在练习“吴老板傻逼”的八哥,像是真有点羡慕的样子,看到胖子摩拳擦掌开始准备爬树,他收回眼神,对黑眼镜说:“全国第二套广播体操,开始!”


黑瞎子比了一个ojbk的手势,“收到。“


吴邪叹气,“瞎子,你不觉得你的暗号都有点弱智吗?“


瞎子摆了摆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拘泥。


院子里的苏万越爬越高,胖子用拖布杆怼他,拖布杆上面还连着一节水管。黑瞎子又捡起一颗石子砸断了苏万扒着的那根小树杈,胖子还没来得幸灾乐祸,随着苏万叫到破音的一声“师父救我!”黑眼镜张开双臂把他稳稳接住了,然后非常自然的在苏万的屁股上揉了两把,“这么胖还好意思让我接你,是不是这两天又没去跑圈。”


苏万从他身上跳下来,“瞎子先生你怎么能当着胖爷的面说我胖呢,你这不是挤兑他吗?”


胖子:“你俩有事吗???”他伸出手拉扯苏万的脸,苏万只能发出噗噜噗噜的抗议声。


“瞎子,你这有点惯徒弟啊,让我来替你管一管。”


黑眼镜睁眼说瞎话,“哪能呢,你看我什么时候惯着吴邪了。”吴邪没听见,拿出卷尺量四合院的门窗,好像在搞什么大阴谋。


桌子上的鸟又开始扑腾,“吴老板!吴老板!”


 


鸡飞狗跳的送走胖子和吴邪,黑瞎子和苏万当天晚上就背着连苏万都嫌丑的包开始往内蒙自驾游。


黑眼镜是黑户所以上不了飞机火车,一路开着越野唱着歌,苏万在副驾睡到流口水。等他醒过来发现他师父点着烟在看太阳,苏万擦了擦口水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师父你是醒着还是睡着?”黑眼镜十分惬意地吐了一口烟,“半睡半醒啊。”


苏万掏出五三念道,“接下来映入眼帘的就是著名景区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说的啊就是这太阳,又大又圆像个饼,我有点饿了师父你有吃的吗?”


黑眼镜弹他脑瓜蹦,这是日出你睡傻了吗。苏万爬出车顶看了一圈四周,好像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缓冲带,适合抛尸埋人。


三个月前他会跳车逃跑,但是现在他跟黑眼镜初步建立起了一些信任关系,他扭头问道,“你不是说你家在一片茂密的大草原上,羊肥马壮,水龙头一拧就是牛奶,你们也被汪家人抄家了吗?”黑瞎子摇摇头,“比这更惨,土地荒漠化。”苏万十分痛心地打开手机递给他,“我们要对地球母亲负责,我每天都给支付宝和微博上领养的梭梭浇水,你也快领养一棵。”黑眼镜拒绝了,他说人类文明早晚要消散,多一棵两棵梭梭最多多苟一秒。苏万十二年的马克思主义熏陶让他辩解道,人是有主观能动性的,人类的发展是无限光明的,他嘀嘀咕咕地背起了马哲,念叨得黑瞎子脑瓜疼。


黑眼镜作势要掏枪,苏万立刻闭嘴按住了他,“师父说什么都对。”


苏万消停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兴奋,他从小父母就很忙,几乎不会跟家人一起出来玩,于是“跟黑瞎子一起出来作死”被他划分到“跟家人一起一起自驾游”的行列。他摇下窗子呼吸满是泥土味的空气,问黑眼镜看没看过一个超酷的电影叫《末路狂花》,一会儿要是能再去打劫一个便利店就更酷炫了。黑瞎子瞅他一眼,腾出一只手把半个身子都伸出窗外的苏万拎回来,“你怎么泥塑你自己呢?”


苏万怀疑自己的耳朵,“师父你说啥?”


“青椒炒饭吃不吃?”


“吃!”苏万掏出包里的老干妈和蘑菇牛肉酱挖了一大勺放在快餐上,显得特别好吃。黑眼镜瞥他,“吴邪这么贴心?”


“怎么可能,这是上次去古潼京吃剩下的。”


黑瞎子乐了,没长毛啊?苏万拌好盛了一勺喂他,“师父你尝尝,这玩意儿防腐剂特别多,我长毛了它都不会坏。”他吃了一口,果然没坏还挺好吃,下斗清单里又加上一项。


吃饱了饭的苏万冷静了一点,他调出手机备忘录看向黑眼镜,“这次我用写遗书吗?”


“按理来说应该写,但是你跟我出去还要写遗书,小兔崽子瞧不起谁呢?”


苏万点点头,“其实没事,上次我都写过了,这次也差不多,就不用重新写了。”


“你都写什么了?给我念来听听。”


苏万的遗书更像是愿望清单,除了说把高达都捐出去,把五三留给隔壁刘阿姨的儿子,他列了好几项什么想去高考,考完试想跟监考老师自拍。黑眼镜说这个简单,你要是回不去了我就逼着吴邪用你的名字参加成人高考,山东蓝翔北大青鸟任你挑。


“我想养狗。”


“吴老板的狗舍任你挑。”


“我想再见见黎簇和杨好。”


“好办,我押着他们去你的牌位前上香。”


“那就没什么了。”苏万一了百了的瘫在车座上关上备忘录。


“你不是还有一项吗?”黑瞎子看他手挡着最后一条,十分明显不想让他看。


“我不好意思算了算了。”


“别啊这可是人生大事,别留遗憾。”


“我……我不想……”


“大声点。”


没脸没皮心又大的苏万难得红了脸,黑眼镜猜到了个八九分,他呼噜了一把苏万柔软的头毛,嬉皮笑脸地说,“这我可帮不上了,我不搞未成年。”


苏万捂着脸安静了一会儿,把车窗摇上了。他坚定道,“那我得全须全尾的回去,不能留遗憾。”


黑眼镜的笑声在吓跑了好几只缓冲带里挖洞的土拨鼠。


 


路上无聊,黑瞎子教了很多暗号和悄悄话给苏万。我是你爸爸是一切暗号的开头,第一套广播体操是吴邪的方案三,第二套是方案一,苏万问他方案二呢?黑眼镜在墨镜后翻了个白眼,作废了,被黎簇炸没了。


然后伸展运动是先救黎簇,踢腿运动是运蛇,扩胸运动是救梁湾。苏万:“噫。”


“你就不想知道你被歪打正着救出来了是什么暗号吗?”


“跳跃运动?”


“不,你是休息一会儿。”


“???”


其实苏万并不知道瞎子的目的地在哪,他就是觉得师父都拜了总不至于把他卖了,直到他们的公路片演到晚上,开出隔离带是一片看着特别眼熟的白茫茫的沙漠,苏万慌了。


“这是哪?我们不会又去古潼京吧?”


黑眼镜不说话,朝他阴测测地笑。


“师父,你老家不住古潼京吧?”

评论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