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suke

【黑花/微瓶邪】奶糖 R18

薄醒不早:

浑身哪里都怕痒的花,以及大花小邪的塑料兄弟情。


-------------------------------------------




解雨臣还小的时候,有次正在练功。单脚踩在木桩上准备矮身过去另一边,脚边就被打了个石子。




抬眼一看,被蹲在房顶上的一身黑的怪人吓得一脚落了空。从半米高的桩子上直接摔在沙地。他气得瞪眼去瞧那人,什么影子都没。




突然就察觉有人在他身后,紧接着腋下被人的双臂穿过搂着往上抱。那地方一被人碰解雨臣就觉得浑身一软,不得挣扎张嘴就叫了声。




小孩子没变音,练戏的嗓子还尖得狠。黑瞎子扶稳了他往后退一步,做这样子堵着单边耳朵:


“你看你,碰不得了是不是?”




小孩这会儿正抱着臂捂住两边手肘,弯着身子靠一边柱子上。两眼就这么瞪着他,活像个被踩着了尾巴的奶猫。


“你在房顶做什么?再这样我告诉二爷爷了。”




黑瞎子歪头笑了,蹲下身子看着跟自己其高的解雨臣。从兜里掏了包东西递过去。


“来,看看我给你带什么了。”




解雨臣眨巴眨巴眼睛凑个脑袋过去,就看着那人掌心里被叠皱油纸包起来的两块奶糖。小嘴一咧就笑出了声,抬手就要去拿。




“你二爷爷不知道我从屋顶进来,他可知道你吃糖?”




黑瞎子手一收,摸着下巴乐呵呵地逗解雨臣。小孩没拿到糖倒也不恼,他知道这些最后终归是自己的。小大人似的学着瞎子摸摸自己下巴,皱皱鼻子。


“那你想怎样。”




“下次我碰着你,不许再跟刚才似的瞎叫。”黑瞎子一边说一边打量了解雨臣全身,几日不见怎么好像又长高了。小孩子的身体长这么快的吗。




“要不是你突然从后面......” 解雨臣嘟嘴嘟囔了句,转而就换了语气,小手对着黑瞎子一摊,“拿来。”




黑瞎子无奈地笑笑,拿着颗糖就喂进了小孩嘟起的嘴里。把手里剩下的一颗连着油纸一起放到那孩子手心。站起身在裤子上拍了拍,转身准备走的时候摸把解雨臣脑袋。


“还有事,先走了。”




解雨臣这边含着块糖舌尖在嘴角一舔,给了瞎子一个灿烂的笑容。




晚饭以后睡觉前,小孩实在忍不住把藏在枕头下的另外一颗也吃了。也是奇怪,明明应该是一样的糖,为什么之前那颗比较甜。




——————————————————




吴邪第一次来到解雨臣北京住宅的时候,除了感叹资本主义的腐败生活,就是被桌上那一堆年货糖果闪花了眼。




他坐在沙发上一手剥开个徐福记酥心糖一边问:


“小花,我怎么记得你从来不吃这些,你不是唱戏二爷不让你吃太多甜的东西吗?”




解雨臣刚接完个电话,靠在一边低头摁着手机回复短信。头也不抬就道:“这些是秀秀买来的,说是用来增添点年味。”




胖子手往他肩膀上一搭,还没说话呢,激得解雨臣差点反手锁过去。刚被胖子吐槽完神经兮兮太紧张,这边胖子那手直直就往他腰窝凑。


“我说大花,京城皇城根下的小九爷,您别是怕痒吧?”




解雨臣笑着骂了句就拍开他的手,腿根其实在刚才就软了。挪了挪位儿他合上手机眸子一弯,出口成谎也不脸红。


“谁告诉你我怕痒了?”




“你小时候确实也不让人碰。”吴邪笑着补了句就凑着解雨臣坐近,身子歪了点臂弯揽过他肩膀,手指虚着点力气在他肩胛骨那块挠了挠,眼睛里满是狡黠。“真的不怕?”




解雨臣这会儿脚趾都蜷缩着恨不得立刻剐了吴邪,本着输人不输面儿的精神,暗暗吸了口气硬是拉着吴邪另外一只手就往自己腰上带。“骗你做什么。”




黑瞎子拎着一堆菜和一袋零食进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解雨臣侧着身子和吴邪在沙发上“相拥相抱”。吴邪一手搂着小花肩膀一手“不怀好意”地摸在他侧腰上。




步子愣是顿下了,手上的袋子“啪”地一声甩翻在茶几上。嘴角笑容依旧不变挑了挑眉瞅着那俩。




解雨臣看着是他,心下感谢瞎子出现的及时赶紧一把推开吴邪站起来,险些跌回原位。




刚才摸在侧腰的那下惹得他现在全身都泛着酸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痒的触感会被无数感官放到到酥进骨头的绵密快感,尤其是腰侧和脖颈那块。




黑瞎子是唯一知道这个事情的人,所以他一向不让瞎子以外的人触碰到太多,平日里处理伤口也都是交给他来。




解雨臣自知理亏,弯下腰去把掉出来的菜捡回袋里,回头还故作无事地吴邪开着玩笑:“闹不死你,把你的糖果纸扔了去。”




黑瞎子看着吴邪笑了笑,吴邪突然觉着背脊怎么就有点凉意。然后他紧跟着解雨臣进了厨房,经过张起灵时低声说了句“管管。”




难得的,张起灵依在窗边回过头看了他,还好似回应地嗯了声。吴邪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知道刚才瞎子要是晚来个一会,解雨臣铁定忍不住笑声了。




其实他知道解雨臣怕痒,手摸过去整个人都是发抖的。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这种痒在解雨臣身上会用什么样的感知体现。




解雨臣刚把菜放进水池子,就被跟进来的瞎子从后面抱住了。大手直直地就往他胯下探,解雨臣暗叫不好,却阻止不了那人温热掌心隔着衣料触碰到自己半勃的下身。




瞎子下巴搁在他肩头,故意让自己鼻息打在解雨臣耳后。解雨臣几乎就站不住,浑身都被涌入百骸的酥痒侵占。他闷哼了声缩着脖子想躲,被身后那人咬住耳垂,腰被臂弯环紧了还顺带被掐了把。




“怎么,被自己发小摸硬了不好意思了?”




下半部分走链接:https://wx1.sinaimg.cn/mw690/890b2fd4gy1fqboo678quj20lu7ps7wi.jpg





评论

热度(1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