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suke

【瓶邪】那天马老板懂得了海猴子的恐惧(5)

溶酒酒:

# 我也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这么慢……
# 我更加不知道为什么我写的剧情进度也这么慢……
# 具体设定见前文
以下正文
——————————————
——————————————


吴邪从被黎簇“出卖”开始,心里就没紧张过,顶多就是有点气黎簇这小子的自作聪明。
他当然很清楚,一旦他和马老板谈不拢,这群穷凶极恶的狂徒杀人灭口也是常有的事。如果张起灵不在,他或许还得动动脑子琢磨一下怎么脱身。毕竟他不能百分百确定这个从一开始就在莫名其妙对他示好的苏难是否会真的伸以援手——即使他俩刚刚已经确认过眼神了
不过既然张起灵在,那这个问题就太好解决了。吴邪太清楚张起灵的战斗力了,面对这群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在不必考虑手下留情不伤人命的基础上,张起灵一个人基本上可以分分钟干翻全场,更别说现在的吴邪也不是当年的拖油瓶了。
吴邪就一直笑着,也没说话。其他人几乎都还处在被吓懵的状态当中,一动都不敢动。苏难手下那个叫十一的姑娘瞳孔微缩,紧接着手腕一抖,一柄飞刀直冲着吴邪脑门飞过去。
苏难看见了她的动作,还来不及制止,飞刀已经脱手了。十一的算盘打的很精,她这一下出其不意,如果能杀掉吴邪,必然是最好的结果——她不信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年轻的小子。但她也觉得在吴邪和那个人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刺杀吴邪,难度也不小。但如果那个年轻人想要挡住飞刀救下吴邪,必然要把架在凯子脖子上的这把刀移开,然后挥刀去格挡,那么凯子就有机会逃生了。
十一想的挺周全的,苏难也懂她的意思,却惨然捂住了脸。十一这丫头还是太小了,对吴邪面前那个人的实力之恐怖,根本就没有清晰的认知。苏难一眼就看出那人身上背着的刀来头不小,能在一挥之间制造出那么大的气势,无论是挥刀人的手法,还是那柄刀自身的重量,恐怕都是很惊人的。
果不其然,在苏难捂住脸的一瞬间,飞刀已经扎到了吴邪面前。十一见张起灵身形微动,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然而她的笑容还没扬上来,就已经僵住了——张起灵握刀的左手纹丝不动,右手食指和中指稳稳的夹住了那柄飞刀,刀尖就停留在吴邪额头前几毫米。
吴邪笑容不改,看见飞刀过来的时候脚步都不挪一下,好像笃定了这一柄飞刀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苏难放下捂脸的手看向那柄刀。然而在她看见张起灵的手指的一瞬间,苏难却突然瞪大了眼睛。
在场的人都注意到了张起灵那两根长的过分的手指。
昨天张起灵在地下突然出现,大家都在惊慌失措中想要逃出去,昏暗的地下并没有给他们仔细观察张起灵的机会。后来到了地面上,张起灵带着皮手套,几乎一直把手揣在冲锋衣的衣兜里,大家也都没有看到他那长的过分的手指。
黎簇看到了。在张起灵戴上王盟递给他的皮手套时,黎簇被张起灵的奇长二指吓了一跳,偷偷问王盟那是什么。
王盟和他解释了一大串什么“珐琅匠奇长二指”的,讲的神乎其神,黎簇只当他在吹牛。现在亲眼看见张起灵轻轻松松接下一刀,黎簇才吓得冷汗直往下冒。
卧槽,方才张起灵往自己脖子那里伸的手就是右手吧?他刚刚怕不是想直接掐死我让我闭嘴吧???黎簇想了想被那两根手指头捏住脖子的画面,虎躯一震,身子不着痕迹的往后缩了缩,坐着彻底抱成了个团。
张起灵接到飞刀之后看了一眼十一,神色还是淡淡的,但作为他目光焦点的十一却觉得一股寒意顺着骨头缝往上爬,被张起灵的杀意激得傻了眼。飞刀在张起灵右手指缝间转了一圈,刀尖对准了十一,大家以为他要把刀子扔回去,摄影组的人怕接下来看到脑浆迸裂的场面,都吓得低下了头。
张起灵让刀片在手里兜了一圈,最终还是没扔回去,刀尖远离吴邪之后,把刀子交给了吴邪。吴邪玩着那柄小刀,笑得漫不经心:“现在我们能找个地儿坐下来和和气气好好聊聊了吗?”


众人找到了一个离“蒲公英”远一点的地方,张起灵的刀早离开凯子的脖子了,但没有人敢轻举妄动。马老板特别和蔼的说:“小吴啊,我刚刚路上想了想,觉得你说的也很有道理。你要是真知道路,没必要跟我们一起待在这破地方是吧?”吴邪冲着马老板笑,马老板也笑回去:“要不然你看这样,我们还是按照刚刚的说法,我就要我要找的东西,其他的你们随便分。你把你分析的内容给大家分享一下?”
黎簇觉得如果他是吴邪,这时候肯定拿乔不说了,反正身边有那么一个人形兵器,没什么好怕的。不过阅历丰富的吴邪自然不是他这种愣头青,吴邪没计较之前马老板的威胁,很“大公无私”的开口了:“我们现在的这条路上,应该已经很接近地宫边缘了。这是通往地宫边界最近的路,虽然说不能完全肯定,不过值得一试。”
“这座地宫的主人,按照对称相反的概念,修建了整座地宫。”吴邪在一处树藤掩映的洞口处蹲下来,手上打火机的火苗凑近洞口,示意大家从这里过去。


树藤后是一个狭小的空洞,黎簇一瞬间幻视,以为自己看到了一具尸体躺在那里。他摇摇头,再定睛仔细看过去,发现其实什么都没有。吴邪带队率先过去,黎簇对这个他刚刚看到“尸体”的通道无比嫌弃,但也只能不情不愿的跟着过去。
穿过通道,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居然是他们最早进入的那个叫清凉殿的大殿。原先的清凉殿因为触动了机关,早就毁掉了。众人正疑惑着,吴邪一语点破了此殿非彼殿,他指着殿中央的箱子道:“上面的锁并未被打开,说明这是仍然是西宫,而非于此对称已经毁掉的东宫。”
吴邪在殿中找到了一块石碑。石碑上雕刻了整个宫殿的地图,正如吴邪之前所料,这座宫殿是对称设计,而连接两宫的中轴位置的小房间应该就是核心宫殿。吴邪拿手电晃晃黎簇,示意他把这块石雕上的内容拍下来。黎簇正拍着,却被急着跑过来的马老板硬生生给挤开了。
黎簇翻个白眼,寂寞的溜达到张起灵和马日拉站着的地方看照片。他发现张起灵这个人是真的很奇怪,所有人都跑去看石碑的时候,他也不好奇,听到吴邪说“答案都在这里了”的时候也是面无表情头都不抬,就好像他对“能不能出去”这件事毫无兴趣似的,一点求生欲都没有。
黎簇想偷偷拍一张张起灵的照片,悄咪咪把镜头对准了他的侧脸,假装自己正在拍风景。结果一抬相机,他居然在镜头里看到了消失的菜头。
黎簇吓得赶紧放下相机,却发现刚刚相机里菜头站着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人。黎簇正惊恐着,吴邪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怎么了?”黎簇一抖,赶紧把刚刚的事情告诉了吴邪。吴邪看了看周围,神神秘秘的来了一句:“有时候眼见的未必为实。”
黎簇心道:又来了,你就继续装哔吧。


马老板急切的想去核心宫殿,问吴邪是否有办法离开这里。吴邪便叫大家如之前在东宫所做的,聚集到殿中间圆轴的位置。他们按照上次的方法,西宫再次塌陷,在中轴巨大跷跷板小露出了一个洞口,众人如法炮制进入洞后,马日拉看见前方的亮光,激动不已,以为终于找到了出口,疯了似的向前跑去。
他跑到了尽头,却发现尽头处只有一座悬崖。可他刚刚跑的太快,现下已经刹不住了,一下栽了下去。多亏吴邪靠的近,一把提溜住了他,在众人七手八脚的帮忙下把他给拉了上来。马日拉安全落地之后吓得腿软,哆哆嗦嗦的蹲在地上。
“主殿呢?”马老板沉闷的声音透过他捂在嘴巴上的手帕传过来,吴邪回答:“应该在下面。”说完他伸头张望了一下,继续道:“我去探个路。”
“不行。”
“不行。”
张起灵和马老板异口同声,居然立场一致的反对了吴邪。吴邪看向张起灵,冲他微不可查的撅了一下嘴,表情乖巧而无辜。张起灵不吃这一套,只是对他摇头。马老板看吴邪不理他,有一点尴尬,只好自顾自继续说:“要去一块儿去。”
“如果下面是主殿的话,周围一定机关重重。你们都下去了,你觉得应付的了吗?”
“不行。”张起灵继续回绝。他趁吴邪还没开口,补充道:“我去。”
这回吴邪不吭声了。马老板盯着他俩,半开玩笑似的轻飘飘道:“你小子可别跑了。”张起灵和吴邪都没理马老板。吴邪从包里掏出绳子递给张起灵,说:“有绳子就用吧,省力气,我也放心。”张起灵顿了一下,还是接过来了。待绳子在悬崖顶绑好,张起灵抓着绳子,身形轻灵,一跃就下去了。
他跟个窜天猴似的,几脚踏一下崖壁,然后就是一段极速下坠,再几脚踩一下,又快速向下滑,全程动作流畅无停顿,看着就很爽。苏难打着手电盯着张起灵,朝吴邪笑道:“我看这位章……小哥,确实没什么用绳子的必要啊。”
吴邪听她喊了“章小哥”而不是“章鱼哥”,心里有点失望。他没体会到听别人叫这个破名字的快感,坏心眼子没得到满足,就不大想搭理苏难,任性的没吭声。苏难不懂她哪里得罪了吴邪,莫名其妙的一挑眉,又转头去看张起灵了。
此时张起灵已经落地,发现底下没什么机关,就挥挥手示意吴邪让他们下来。
一群人刚刚看了张起灵表演的高空杂技,自信心爆棚,以为这崖壁没什么难爬的。结果等绳子到了自己手上,才发觉还是自己想太多,心里怂的不行,一个个只好以龟速往下挪。挪到底下才发现居然还缺一点长度,张起灵把绳子当摆设,也就没告诉他们。众人只能壮着胆子往下跳,最后在沙子里摔了个狗吃屎,造型极其难看,哪里有刚刚张起灵旋身落地的帅气。众人之中只有吴邪幸免于难,他被张起灵接住抱了个满怀,稳稳当当站在地上。
黎簇跟在吴邪身后 猝不及防摔了个七荤八素,晕乎乎躺在地上的时候看见张起灵扶着吴邪站好,突然觉得自己get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呸,黎簇恶狠狠的想道,狗男男。
——TBC——

评论

热度(551)